当前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催眠沉沦记

 一.奸淫继母、老师与新娘!

梦中情人结婚了,新郎却不是我。

这样的情况,说不定很多人都有同样的经验吧?毕竟,并非人人都是初恋便
成功那么幸福的。大多数人,都要在情场上痛过、爱过,再摔倒过,才找到一个
和自己一起漫步人生路的夥伴吧?

现在的我,正亲眼看着自己最爱的人出嫁。

而且自己还当上义务性质的摄影师,这简直是三流电视剧的剧情了。

可惜的是,当剧情是发生在自己身上时,实在一点也不觉得好笑。

我的视线,从来没有一刻离开过新娘。

轻柔的白纱,像是云雾般笼罩着婀娜多姿的娇躯。原本就可以说是丰满的胸
脯,在婚纱的衬托之下,更是显得曲线玲珑,高耸坚挺。在低胸的婚纱装饰下,
露出来的那片细嫩的肌肤,是那么眩目,像丝质般幼滑的胸脯,美得令人惊心动
魄,似乎比白色的婚纱还要白一般。

长长的秀发,梳成一个发髻,戴上头纱后,看上去是那么纯洁美丽。颈项戴
了一串珍珠,耳朵也配上同款式的耳环,美人含羞带笑的模样,只要是雄性的生
物,都一定会看得目瞪口呆。

新娘那水汪汪的大眼睛,不经意的望了我一眼。然后就被身后的叫声吸引过
去了。

「桶口老师,你今天好漂亮喔!」

「傻瓜,老师天天都很漂亮的呀。老师,你今天特别漂亮啊!」

「桶口老师,你结婚之后是不是就要辞职了?我们都很舍不得你呀!」

我班上的女同学,正围住梨香吱吱喳喳的说过不停。

唉,真是一群三八,和女老师一比,就比天鹅与小鸡一般,差天共地。

桶口梨香,我们班的英文科老师,也是我们的级任导师,二十八岁。

同时,她也是我的初恋对象,可是还未有机会表白,就已经……

「啊,是你们呀?谢谢你们今天这么赏面喔。虽然我结婚后就会辞职,可是,
我不会忘记大家的……你们也不要忘了老师喔。」

「不会忘记啦……反正有空的话,我们也可以去石冈同学家探老师嘛!」

「对啊对啊……」

「喂,秀明,真羨慕你啊。从今以后,你就和梨香老师住在同一个屋簷之下
了。」我的同学兼损友,松井一郎,看到我没精打采的样子,故意的寻我开心。

听到一郎的调侃,我的心一直往下沉。

「是吗,那又怎样?她嫁的又不是我,只是我老爸罢了……看到吃不到的东
西,有什么值得羨慕吗?」我满嘴苦涩的说道,我这时的脸色,一定很难看。

是的,我的梦中情人,桶口梨香老师,今天就要嫁给我的爸爸了。过了这天,
她就不是桶口梨香,而是石冈梨香了。

初恋对像变成自己的继母,如果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话,大概会觉得很有
趣吧?可是,现在的我,只想哭。那简直比三流电视剧的剧情还烂的情节,怎么
会发生在我的身上呢?

为什么我的妈妈要这么早死呢?如果她还在世,老爸就不会续絃了,那么,
他就不会娶了我的老师,我的梨香老师。

再没有什么时候,比得上现在这一刻,更令我怀念去世的母亲了。

……妈妈啊……如果你还在的话……

或许,母亲早亡对我最大的影响,就是这件事了吧?

我也想不到,老爸出手会这么的迅速,距离家长会不过半年,他就已经将老
师追到手了。

看着自己梦系魂牵的女神,将要成为自己的继母,我除了苦笑,还可以干什
么呢?

不想再看到教堂内的热闹,我默默转身离去。

教堂位於一个清幽的地段,处於近郊的位置,附近绿树成荫,很少看到人影,
和繁喧的闹市完全不同。

我没有想到,一个改变我一生的人,居然会在此时此刻,我短短十数年的生
命中最沮丧的时候,被我遇上了。

*******  *******  *******  *******

当我落寞的走出教堂,打算在附近散步的时候……

「少年人,你想实现心中的愿望吗?」

「?」

一把低沉迷人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那种磁性的声线,像是蕴含有无限的魔力似的。

说「他」是低沉的女声,又像是略为磁性的男声,充满了妖异的魅力,令人
一听便有种晕眩感。

「少年啊,你想实现心中的愿望吗?」那奇怪而又蕴含魔力般的声线,明显
是冲着我而来的。

我猛地转身,一个高瘦的黑衣人,突然在我面前出现。

刚刚附近明明一个人都没有,他是怎么出现在这儿的?

那将全身都包裹在内的打扮,令人难以看出「他」的性别,中等身材,连头
上也戴着一顶礼帽,加上黑色长衣的领子反起,将五分之四脸庞埋藏在阴影之中,
叫人看不清「他」的长相,甚至不能肯定「他」的性别。

黑衣人像是看出的眼神中的疑惑,「他」的嘴角微微一扬,冷冷地笑了一笑。

我心情正跌入谷底,对这种古古怪怪的打扮大为反感,以为「他」是那些装
神弄鬼的神棍,想危言耸听骗我的钱,於是我也不理对方身上散发出的诡异气息,
冷冷的看着这黑衣人,说道:「如果你是江湖郎中想装神弄鬼骗钱的话,那你快
一点滚开,因为本少爷今天心情很差。」

不料,黑衣人丝毫不为所动。

俊秀的脸庞、高大的身躯,眼睛像是玄冰似的冷酷,这个古怪的黑衣人,想
找我干什么?

「嘿嘿……如果赶走了我,你的情人就会落入别人的怀抱喔。」黑衣人用精
光四射的眼睛看着我。

在帽子的阴影之下,那双眼眸隐隐像是射出极为邪异的光芒,叫人神为之夺。

我心中陡然一震,「他」……「他」是什么人?怎么会知道我……?「他」

居然看穿了我内心想什么?怎么可能?

「你……你有什么好办法?」

原本是直接问「他」究竟是什么人,可是我吞了一口唾液,乾涩的喉咙中挤
出来的,却是这个问题。

「拿着这怀表。将你的情人带去一个无人的地方,用表面对着她,念一句咒
文,她就会任你鱼肉了,听上去不错吧?」黑衣人没理会我的问题,从大衣的口
袋中,拿出一只隐隐泛着青光的怀表,说明了用法之后,将它塞入我的手中。

「真的行吗?这东西……多少钱?」我满面疑惑的看着手中的东西。

「不用钱,只要你事成后,帮我拍一张你情人的裸照和穿性感蕾丝吊带袜的
照片送给我就行了。放心,我不会用来威胁你和你的情人的,我只是收集来留念。」

「裸、裸照?」

单是想到梨香裸体的模样,我差不多要喷鼻血了。

「还有,这怀表的用法是……这样的,懂了没有?」

「这样就行了?」

「是呀。对了,这怀表只可以对同一人使用一次,再用就没有效的了,如果
你想以后随时享用你的情人的话,记得带齐拍摄的工具,拍下羞耻的证据来要胁
她,知道吗?还有,如果想对情人下什么命令的话,记得想清楚,因为机会只有
一次,下了命令就没办法更改了。」说完之后,黑衣人转走就走。

「喂……咒文是什么?我怎么再联络你啊?」

黑衣人头也不回,反手弹了一将名片给我。

名片像是有无形的手拿着一般,在空中缓慢但稳定地朝着我飘近。

上面只有名字和电话号码。

「咒文是「南非食蚁兽」,有缘再会啦,少年……」黑衣人的说话声,慢慢
远去。

「催、催眠魔导师?」

「不要像以前的怀表持有者那样,犯下无法弥补的过错啊!少年啊,自己选
择自己的未来吧……」

远远传来黑衣人迷人的磁性声调。

*******  *******  *******  *******

看着卡片上的名字,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回教堂。

我心里一片混乱。

这个黑衣人的说话……可信吗?

如果对梨香使用这怀表……真的有效吗?

我、我应该怎么办呢?

怀着紊乱的心情,我慢慢走回教堂。

远远的,已经可以看到梨香的身影。

笑靥如花,身段更是婀娜多姿。

这样的女子,却被臭老爸抢去了……

这样的事,我可以忍受吗?

不!不行!

如果要我看着梨香嫁给老爸,倒不如就试一试这怀表有没有用吧!

黑漆漆的妒忌之火,在我心中猛烈的燃烧。

被黑炎般的妒嫉蒙蔽了理性,我打算听信一个陌生人的说话,对梦中情人出
手。

主意既定,我就开始计划一切。

虽说是计划,但我也没细想太多,只是希望在行礼前将梨香骗到没人的地方,
好歹先试一试那怀表有没有效。

如果没有效的话,那就一切休矣。

「桶、桶口老师,你可以来一下吗?好像有电话找你,在电话间一号线。」

我趁着一个空档,对落单了的梨香说道。或许是紧张的关系,声音有点干涩。

希望能成功将她引到无人的电话间吧!我在心中向恶魔默祷着。

「嗯,是石冈君吗?……对了,是谁打来的?」听到我的说话,对我嫣然一
笑,略带困惑的梨香问道。

她想不到是谁在这种时候打来找她吧?她当然猜不到,因为根本就是我胡诌
的啊。

「不清楚啊,是教堂方面的工作人员对我说的,不是我听电话,所以我也不
知道呀。」我有点不敢正视她的双眼,不自然的说道。

这时的我,不论表情还是语气,都生硬无比,如果老师有丁点警戒心的话,
一定可以发现我的异常。

可惜,今天是她的大喜日子,心情亢奋之下,对我的古怪神情视而不见。

而且……她很相信我,对我完全没有任何防范……

「啊……是这样吗?那我先去听听吧。」温柔的老师,丝毫没有怀疑这个将
会成为自己的继子,平日听话乖巧的好学生的说话,站起身来,准备去接电话。

「嗯……不会是老师的旧情人打来的吧?」我觉得自己手心的冷汗多得要滴
出来了,勉强开了一个不好笑的玩笑。

梨香用手轻轻敲了我的头一下。

「小鬼,不要胡说八道啊。我哪来的旧情人?别没大没小的,还有啊,以后
你不用叫我桶口老师了,叫我梨香吧。」

看着梨香的笑脸,我的心,一直往下沉。

如果可以的话,我是多么想将你搂在怀中,叫你「我的梨香」啊!

「对了,秀明同学,电话间在哪里?」

「很难说清楚的啊,我带你去吧。」

「也好。」

跟着我走的梨香,完全没有机心的随着我走到教堂边那荒僻的电话间。

大概她怎么也料想不到,她的学生、未来的义子会对她意图不轨吧?

「一号线吗?嗯……」

拿起电话,按着一号线的按钮,梨香一脸困惑。

「怎么没人的……难道等不及,所以挂了线吗?」

「咦?老师,你看这是什么?」

「哦?」

我感到自己的心跳声响得连老师也会听到了,是否成功,就看这时了。

「老师,你看这怀表?很奇怪喔…你看看那些花纹…好像会发光似的一闪一
闪……你看清楚……老师……」

梨香一转头,看到我手上摇晃着的怀表,听到我的说话,她的注意力不禁的
集中到怀表上那些古拙的镂刻中。

趁着梨香的注意力集中到怀表上的一刹那,我轻轻的念出咒文:

「南非食蚁兽。」

怀表上镶嵌的红宝石,发出妖异的光芒,闪了一闪,瞬即不见。

梨香陡地一怔,眼光忽然显得呆滞起来。

「老师,你看着我的眼睛……」

茫然的眼神,梨香慢慢的抬头看着我。

「秀明……你……」

「不要说话……看着我的眼睛,什么也不要想……现在你已经不能动了,慢
慢的,你的脑袋会一片空白,什么也不要想……你会觉得很舒服,什么也不用想,
你会很安心……只要在我身边,你什么也不用担心……」

我按照黑衣男子的指示,集中所有精神、意志,利用怀表的帮助,将梨香迷
惑,令她陷入催眠状态。

原本没有学过催眠术的我,要催眠别人是很难的,可是藉着怀表之助,加上
梨香结婚在即,心情难免患得患失,才可以一举被我趁机得手,成功将她催眠。

但那魔导师也说过,因为我是借助怀表的魔力,所以催眠只能成功一次,下
次再用怀表对付同一女人是不成的了。

不过,嘿嘿……一次也够了,只要在梨香心中烙下指令,以后我再念出咒文,
她就会陷入催眠状态,任我鱼肉。

唯一的不便,就是我不能再更改第一次催眠所下的指令吧?

「梨香,你要服从我……你的气力慢慢消失,一点、一滴,慢慢消失……

你眼中只有我,耳中只听得见我的声音,你在我身边就会安心……听着,只
要我拍打你的胸脯一下,你的记忆就会回溯一年,知道吗?」

「我……知道了……」

我伸手,慢慢的,向梨香高耸的胸脯进发。

轻轻地,在女性娇嫩的部位,拍打下去。

按在婚纱上的感觉,非常轻柔,触感好像棉花,内里是软软的、充满弹性的
乳房,那温暖的手感,令我差点就喷出鼻血。

(这就是……摸梨香乳房的感觉……)

梨香今年二十八岁,那么,要令她倒退回五岁时的心智,就要拍她的胸脯二
十三次……

我必须竭力维持我的理智,才能完成这个艰钜的任务,要在梦中情人的乳房
上轻拍二十三次,对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少年来说,绝非易事,中途几次差点就按
捺不住,想将老师推倒,就地正法,幸好最终还是忍住了,但几乎忘了自己拍了
多少次。

看着梨香在我的拍打下,眼神逐渐转变,神情虽仍保持呆滞,但脸上的表情
却愈来愈天真纯朴,明明是大人的脸孔,流露出来的却是小孩子的气质,我知道,
老师的记忆已经倒流回她五岁的时候了。

「小梨香……在我身边你会充满安全感……你永远不能反抗我,反抗我会令
你不安,顺从我的命令,令你有无上的喜悦……知道吗?说吧……跟我说吧……

说:「我,梨香,永远服从你,秀明。」只要说了,你就会安心、你就会喜
悦…

…说吧……」

小孩子的心智,更容易完全向别人敞开,先利用催眠将老师的记忆回溯至童
年,再利用孩童稚拙的心智不懂得架设心防的特点,进行调教,印下心灵的烙印,
那是自称为催眠魔导师的神秘黑衣人教我的窍门,我初次使用就用在梦中情人身
上,难免患得患失,但看到梨香的表情,我知道,我成功了。

我用呢喃般的声调,令梨香渐渐的进入深层的催眠状态,慢慢成为我心灵的
俘虏,眼神变得呆板,目光缺乏焦点,定睛凝视着前方,像是看透我的眼睛,穿
过我的头颅,望向我身后无尽的虚空一般。

「我、梨香……永、永远……服从秀明……」梨香一脸呆滞,不带一丝表情,
慢慢的,跟随我的指示,服从我下达的指令。

「很好。现在,你很安心,慢慢的睡吧……有我在身边,你可以放心的睡觉,
像是泡在温泉中一样……温暖、安静,充满安全感。眼皮变重了……慢慢的、闭
上眼睛。闭上眼睛……睡吧……睡吧……」

像是打瞌睡似的,梨香缓慢地闭上眼睛。

我手中捏一把冷汗,成功了!那黑衣人说得没错!现在,只要我将梨香带入
更深层的意识中,在更深层的催眠状态下说出命令,下达指令,梨香就会成为我
的人形玩偶,任凭我的摆佈。

可是在电话间……这地点实在不够隐密,看来先转移地点比较好。

我想了一想,对梨香说道:「慢慢睁开眼睛,你要完全的相信我。现在,先
跟着我来吧。」

梨香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眼神呆滞,缓缓的跟随在我身后。

幸好大部份人都集中在教堂中,电话间附近可说是鬼影儿也没有一个,要找
个无人的房间不难。

我手心不住的冒冷汗,将梨香带到一个看来是弃置不用的房间后,我才定下
心来。如果刚才有人发现我和梨香的话,我就死定了。梨香呆滞的样子,任何人
也会觉得不妥吧?如果真的碰上熟人的话,那……

我抹了抹头上的冷汗,不敢再想下去。

或许我真是太鲁莽了。

幸好,沿途没有碰上什么人,我忐忑不安的带着梨香,内心非常紧张,如果
刚才遇到别人,搞不好我会吓得昏过去的。

梨香还是呆着一张脸,眼神散涣的看着我,等待下一步的指令。

完全陷入被我催眠的状态中,失去思考能力,像个洋娃娃般任我摆佈。不过,
这是世上最美的洋娃娃……

「梨香,你听到我的说话吗?」我试探着的问道。

「听到。」刻板而没有语气的声调,现在的梨香,只是我的人形玩偶,缺乏
生气。

嗯……我该下什么指令呢?

机会只有一次,只要下了指令,她清醒过来之后,指令就被限制了,再也不
能更改。

虽然听说别的催眠术没有这种限制,可是我只是外行人,借助手中那奇异的
怀表才可以成功催眠别人,所以才没有普通催眠术的自由度吧?

所以,现在下的指令就非常重要了。

我想了想,慢慢的,说道:「好。你听着,你是我的奴隶,你永远不能违抗
我的命令,只要是我,石冈秀明的命令,不管是什么羞耻难堪或违反你意愿的事,
你都会去做。知道吗?」

「是……我知道了。」像是过了一生一世似的时间,终於,梨香呆呆的点了
点头。

好!就是这样了!

既然现在我想不到下什么指令,而心灵烙印的机会又只得一次,乾脆下一个
自由度比较大的指令,就是要梨香以后听我任何命令,那以后我想如何调教她,
还不是我说了算?

只是,我料不到的是,因为这个含糊的命令,日后令我吃尽苦头……

克制着心中的兴奋,我再说道:

「只要以后石冈秀明一说「南非食蚁兽」,你就会陷入被深层催眠的状态,
完全听从我的命令,不能有半点反抗,你明白吗?」

看到她点头,樱唇吐出「我明白」三个字之后,我又接着说:

「当我将「南非食蚁兽」倒转说,你就会从深层催眠状态中醒来,而且不会
记得在催眠状态中发生的任何事,在清醒状态中,你只会对我,石冈秀明怀有极
大的好感,你不能讨厌我,即使我干了什么,你也会喜欢我、原谅我,而且,只
要你和别的男人发生性行为,你那一晚睡觉时就会对我有性幻想,会梦见和我性
交。你瞭解吗?」

「是,我瞭解了。」

「除了在催眠状态中完全不能违背我的要求之外,在清醒状态中,你也会尽
量在可能范围以内满足我任何的要求,你知道了吗?」

「是……我知道了。」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你绝对不能记起你在催眠状态中干了什么事,你一旦
意图记起催眠中的事,就会有深深的不安感,只有不再想下去,才可以消除这种
不安,明白了吧?」

「……是,明白了。」

我实在不大懂得如何下达指令,毕竟我不是催眠术的专家。不过,现在这样
应该也够了吧?虽然不可以再改变任何指令,但凭着以上的命令,梨香应该会任
我摆弄,不会出什么乱子了吧?

「那么,现在我每吻你一次,你的记忆就增加一年,一直到现在为止,知道
吗?」

「知道。」

我压住内心的激动,轻轻的吻向梨香的红唇。

那种滋味,笔墨难以形容。

我只觉得自己如身处天堂,梦中情人的香唇任我予取予求,每吻一次,梨香
的精神状态就成熟一分,在我努力的吻二十多次之后(因为实在太高兴了,我根
本忘了数多少次……),老师的记忆,就回到当下这一刻。

我看着眼前的美女,口中骨碌一声吞了口唾液,朝思暮想的梨香老师,就站
在自己面前,听从自己任何的命令,绝对不会反对自己。

「很好。现在你将裙子拉起来,让我看看你穿的内裤。」

我竭力的令自己的声音不颤抖。

「是的。」陷入催眠中的梨香,顺从地用双手撩起自己的婚纱裙。

啊……梦想中的秘景。终於可以看到了。

在心中感歎着,看到梨香白晢的大腿,穿上纯白缕空蕾丝吊带袜,修长的美
腿,就在我眼前一点一点的显现。梨香双眼失去了往日的灵动和光彩,完全不似
平日上课时的美目流盼,只是呆呆的凝视前方。被控制住意识的她,将自己隐密
的私处,慢慢的曝露在她的学生、她的继子——我,石冈秀明面前。

我呼吸变得急速,蹲下身来,正面看着梨香的裙内春光。白色的蕾丝内裤,
就在我眼前,我呼出的热气,甚至喷到梨香的秘处。

「张开大腿。」

「是。」

梨香就像是听话的机械人,将修长的双腿张开。

「现在,脱下婚纱。」

梨香没有迟疑,缓缓的伸手到后方,将婚纱的拉链拉下。

为免弄髒婚纱,我将脱下的婚纱挂在门后的扣子上。

只穿着内衣的梨香老师,完全显露了她那曼妙之极的身段。

应大则大、应小则小。胸脯高高耸起,在和内裤同色的蕾丝胸罩衬托之下,
显得饱满浑圆,像是棉花糖似的柔软细腻。

「梨香,坐到桌子去,然后在我面前左右张开双腿。」

听话的人形玩偶,默默无言的遵从我的命令行事。穿着吊带袜的她,在我眼
前摆出淫荡的姿势,大大张开的双腿,让我可以清楚看见大腿根部的地方,那被
内裤包裹住的中心点。

我走上前去,将前置式的胸罩,那胸前双峰间的扣子除掉。「的嗒」一声,
诱人的乳峰蹦跳出来,摆脱胸罩的束缚,在我眼前轻轻晃动。我伸出双手,感受
那坚挺的乳房,被我不住捏弄的触感,温暖柔软,乳尖是浅浅的桃红色,散发出
女性的芳香。

我将手指轻按上峰顶的蓓蕾,转动我的手指。同时,我将嘴唇凑上梨香的樱
桃小嘴,吻下去。感受梨香唾液的香味,丁香小舌的感觉,我将自己的舌头伸进
去,灵活的触动老师口腔内的每一处,双手不停的刺激梨香的双峰,充分的、佔
有我的梨香。

虽然被我催眠,丧失了自己的意识,但是身体内潜伏的本能却没有消失,身
体的欲望被我生涩而不成熟的调情手法挑动起来,梨香的呼吸渐渐变得急促。我
将一只手转而伸向梨香的下身,她的内裤,慢慢变湿了。

我将她的双脚平伸向前拉直,把她的内裤脱下来,视线集中在梨香的私处,
那个我朝思暮想的圣地,那个我渴望进入的圣域。梨香任凭我处置,没有一丝表
情,即使将乳房和蜜穴展现在我的面前,她也不知道。只是宁静的听从我的吩咐。

「好可爱……」我低声感歎,手掌不住的在梨香小腹上游移,在小穴上的毛
发并不浓密,只是均匀的分佈成一个倒三角形,黑色的阴毛富有光泽,打理得极
是整洁,可以看出梨香平日对仪容的整理是如何地一丝不苟。

我用手指轻扣入梨香的蜜穴中,发觉她在我的挑逗刺激之下,下身已经湿濡
一片,既然已经准备好一切,我自然不会浪费时间。我脱掉衣物,立即提枪上马,
双手按着梨香的膝盖,将她的双腿拉开成 M字型的坐在桌子上,分身对准了梨香
的私处,向前慢慢推进。

湿润的感触,渐渐包围住我的分身。紧密的肉壁,将我的阳具紧紧夹住,一
路往前深进,蓦地,感到前方有一个障碍物。

「咦?」

我疑惑的看着梨香,梨香蹙眉不语,在失去意识的情况下,她似乎仍能感到
下身被异物贯穿的痛楚。

「梨香,你还是……处女吗?」

我难以置信的轻声问道。

「是的。」

樱唇微张,说出令我惊讶的事实。

想不到,梨香已经二十八岁了,居然还是处女?这年代,还会有二十八岁的
处女吗?不愧是教师这种圣职者,居然能够保存处子之身直到结婚……可是,却
在婚前被学生和继子的我夺去了神圣的第一次了。

能够享用梦中情人的第一次,令我几乎要狂笑出来。

终於得到了梦中情人的处女!男人梦寐以求的事,我终於做到了!

想到这里,我再也压抑不了冲动,下身猛然发力,阳具向前直捅,冲破了那
层障碍。

血,一点一滴的淌下,沾染我的分身。那是梨香的处子落红。

继母的处女血。

得知梨香是处女之后,我兴奋之极的揉弄她的乳房,像搓揉麵粉团似的不停
玩弄老师的一双美乳,峰顶的蓓蕾被我吸吮得通红。神智不清的梨香,在我的攻
势下轻声歎息。

「啊……」

在我疯狂的抽送下,虽然梨香身处催眠状态,但女性的原始本能仍在,嘴唇
间轻轻吐出气息,一声声曼妙的娇喘从她性感之极的樱唇中流泄出来。

平日在学校端庄地上课的梨香,被她的学生奸淫,嘴里还发出舒服的歎息声。

一想到这里,我的分身就好像胀得更大了。

我卖力的摆动腰部,双眼欣赏着老师在我身下婉转承欢的媚态,有时又低头
看着自己的分身在梨香的肉洞中进进出出,混和了处女血的爱液,像是粉红色的
泡沫一般,在我的活塞运动下四散飞溅,梨香老师的臀部一晃一晃的,承受了我
的腰部的撞击,丰满的臀肉散发出淫靡的气息。

除了双眼和腰部忙着之外,我的一双手也不断的玩弄梨香的椒乳,那尖挺饱
满的胸脯,被我揉搓得不住的变形,雪白柔软的美乳就像是新鲜的麵粉团一般,
被我握在掌中,那两颗樱桃色的突起,渐渐变得坚硬,梨香在我的攻势下,慢慢
的也动情了。

虽然我还想继续疯狂的奸淫继母,可是佔有梨香的感觉实在太美妙了,加上
老师性感的肉体在我眼前发情,我很快就忍耐不了,在闷哼声中,将所有的子孙
送进梨香体内。

「啊……梨香老师的肉洞真是名器啊。夹得好紧,又湿又热,太舒服了…

…真是忍不住哟。」

我低声感歎着,将已经发射了的肉棒褪出老师的蜜穴,精液、爱液和处女血
的混合物随着我的动作而缓缓的流出来,配上梨香呆滞的脸孔,看上去淫秽之极。

想起那神秘人的说话,我趁机拿起带在身上的摄影机,要梨香摆出种种淫贱
下流的姿势,飞快的将这裸露的女神那淫秽的模样拍下来。

张开双腿用双手分开密穴、狗趴的姿态下露出屁眼……各式各样下贱到连妓
女也作不出的动作,梨香在我的命令下,顺从地摆出来。

不断闪烁的闪光灯,将这些东西点滴不漏的收进底片里。

很快,我就将一整卷底片用光了。

「嗯……快点收拾好,不然就会有人来找新娘的了。」

我惊觉到时间已经不早,立即穿上衣服,用纸巾清理好梨香的下身,要她自
己穿好衣服,确定了一切回复正常之后,我慢慢的对梨香说道:

「梨香,现在我弹一次手指,你就会醒来。你不会记得在催眠中发生了什么
事,你只会觉得很舒畅、很轻松,你也不会怀疑为什么下身有点痛,你只会以为
是因为紧张而月事失调,你不会觉得下身的分泌物有何问题,记得吗?」

「……是,我记得了。」

梨香用茫然的眼神直视着我,极之听话的说道。

「很好,现在……一……二……三……「的」!」

轻轻的弹指,梨香身体一震,眼神立时变得清晰。

「嗯,秀明,你刚才叫我看什么?」

「没什么。对了,老师,时候不早了,既然电话那边没人的话,我们还是快
点回去教堂吧。爸爸可能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呢!你是新娘子,可不能迟到呀!要
爸爸等的话,这样的新娘也太差劲了。」我微笑的说道。

「小鬼,不准你多嘴笑话我。啊……我真的要快点回去了。」

听了我的说话,梨香的脸红了一红。她看了看手錶,急忙的朝教堂走去。

因为刚刚失去处女的关系,梨香的下体应该会有点刺痛,但在怀表的魔力之
下,她的大脑却忽视神经传来的讯号,梨香甚至不会发觉下身濡湿了一片。

只要她的脑袋被催眠术所迷惑,老师就不会发现下身有什么异样。

一想到她在教堂上宣誓,和我父亲结为夫妻的时候,阴道内却残留着她的继
子的精液,我就忍不住笑了出来。

我跟在梨香身后,匆匆的回到教堂中去。

第一部「完」 
 一.奸淫继母、老师与新娘!

梦中情人结婚了,新郎却不是我。

这样的情况,说不定很多人都有同样的经验吧?毕竟,并非人人都是初恋便
成功那么幸福的。大多数人,都要在情场上痛过、爱过,再摔倒过,才找到一个
和自己一起漫步人生路的夥伴吧?

现在的我,正亲眼看着自己最爱的人出嫁。

而且自己还当上义务性质的摄影师,这简直是三流电视剧的剧情了。

可惜的是,当剧情是发生在自己身上时,实在一点也不觉得好笑。

我的视线,从来没有一刻离开过新娘。

轻柔的白纱,像是云雾般笼罩着婀娜多姿的娇躯。原本就可以说是丰满的胸
脯,在婚纱的衬托之下,更是显得曲线玲珑,高耸坚挺。在低胸的婚纱装饰下,
露出来的那片细嫩的肌肤,是那么眩目,像丝质般幼滑的胸脯,美得令人惊心动
魄,似乎比白色的婚纱还要白一般。

长长的秀发,梳成一个发髻,戴上头纱后,看上去是那么纯洁美丽。颈项戴
了一串珍珠,耳朵也配上同款式的耳环,美人含羞带笑的模样,只要是雄性的生
物,都一定会看得目瞪口呆。

新娘那水汪汪的大眼睛,不经意的望了我一眼。然后就被身后的叫声吸引过
去了。

「桶口老师,你今天好漂亮喔!」

「傻瓜,老师天天都很漂亮的呀。老师,你今天特别漂亮啊!」

「桶口老师,你结婚之后是不是就要辞职了?我们都很舍不得你呀!」

我班上的女同学,正围住梨香吱吱喳喳的说过不停。

唉,真是一群三八,和女老师一比,就比天鹅与小鸡一般,差天共地。

桶口梨香,我们班的英文科老师,也是我们的级任导师,二十八岁。

同时,她也是我的初恋对象,可是还未有机会表白,就已经……

「啊,是你们呀?谢谢你们今天这么赏面喔。虽然我结婚后就会辞职,可是,
我不会忘记大家的……你们也不要忘了老师喔。」

「不会忘记啦……反正有空的话,我们也可以去石冈同学家探老师嘛!」

「对啊对啊……」

「喂,秀明,真羨慕你啊。从今以后,你就和梨香老师住在同一个屋簷之下
了。」我的同学兼损友,松井一郎,看到我没精打采的样子,故意的寻我开心。

听到一郎的调侃,我的心一直往下沉。

「是吗,那又怎样?她嫁的又不是我,只是我老爸罢了……看到吃不到的东
西,有什么值得羨慕吗?」我满嘴苦涩的说道,我这时的脸色,一定很难看。

是的,我的梦中情人,桶口梨香老师,今天就要嫁给我的爸爸了。过了这天,
她就不是桶口梨香,而是石冈梨香了。

初恋对像变成自己的继母,如果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话,大概会觉得很有
趣吧?可是,现在的我,只想哭。那简直比三流电视剧的剧情还烂的情节,怎么
会发生在我的身上呢?

为什么我的妈妈要这么早死呢?如果她还在世,老爸就不会续絃了,那么,
他就不会娶了我的老师,我的梨香老师。

再没有什么时候,比得上现在这一刻,更令我怀念去世的母亲了。

……妈妈啊……如果你还在的话……

或许,母亲早亡对我最大的影响,就是这件事了吧?

我也想不到,老爸出手会这么的迅速,距离家长会不过半年,他就已经将老
师追到手了。

看着自己梦系魂牵的女神,将要成为自己的继母,我除了苦笑,还可以干什
么呢?

不想再看到教堂内的热闹,我默默转身离去。

教堂位於一个清幽的地段,处於近郊的位置,附近绿树成荫,很少看到人影,
和繁喧的闹市完全不同。

我没有想到,一个改变我一生的人,居然会在此时此刻,我短短十数年的生
命中最沮丧的时候,被我遇上了。

*******  *******  *******  *******

当我落寞的走出教堂,打算在附近散步的时候……

「少年人,你想实现心中的愿望吗?」

「?」

一把低沉迷人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那种磁性的声线,像是蕴含有无限的魔力似的。

说「他」是低沉的女声,又像是略为磁性的男声,充满了妖异的魅力,令人
一听便有种晕眩感。

「少年啊,你想实现心中的愿望吗?」那奇怪而又蕴含魔力般的声线,明显
是冲着我而来的。

我猛地转身,一个高瘦的黑衣人,突然在我面前出现。

刚刚附近明明一个人都没有,他是怎么出现在这儿的?

那将全身都包裹在内的打扮,令人难以看出「他」的性别,中等身材,连头
上也戴着一顶礼帽,加上黑色长衣的领子反起,将五分之四脸庞埋藏在阴影之中,
叫人看不清「他」的长相,甚至不能肯定「他」的性别。

黑衣人像是看出的眼神中的疑惑,「他」的嘴角微微一扬,冷冷地笑了一笑。

我心情正跌入谷底,对这种古古怪怪的打扮大为反感,以为「他」是那些装
神弄鬼的神棍,想危言耸听骗我的钱,於是我也不理对方身上散发出的诡异气息,
冷冷的看着这黑衣人,说道:「如果你是江湖郎中想装神弄鬼骗钱的话,那你快
一点滚开,因为本少爷今天心情很差。」

不料,黑衣人丝毫不为所动。

俊秀的脸庞、高大的身躯,眼睛像是玄冰似的冷酷,这个古怪的黑衣人,想
找我干什么?

「嘿嘿……如果赶走了我,你的情人就会落入别人的怀抱喔。」黑衣人用精
光四射的眼睛看着我。

在帽子的阴影之下,那双眼眸隐隐像是射出极为邪异的光芒,叫人神为之夺。

我心中陡然一震,「他」……「他」是什么人?怎么会知道我……?「他」

居然看穿了我内心想什么?怎么可能?

「你……你有什么好办法?」

原本是直接问「他」究竟是什么人,可是我吞了一口唾液,乾涩的喉咙中挤
出来的,却是这个问题。

「拿着这怀表。将你的情人带去一个无人的地方,用表面对着她,念一句咒
文,她就会任你鱼肉了,听上去不错吧?」黑衣人没理会我的问题,从大衣的口
袋中,拿出一只隐隐泛着青光的怀表,说明了用法之后,将它塞入我的手中。

「真的行吗?这东西……多少钱?」我满面疑惑的看着手中的东西。

「不用钱,只要你事成后,帮我拍一张你情人的裸照和穿性感蕾丝吊带袜的
照片送给我就行了。放心,我不会用来威胁你和你的情人的,我只是收集来留念。」

「裸、裸照?」

单是想到梨香裸体的模样,我差不多要喷鼻血了。

「还有,这怀表的用法是……这样的,懂了没有?」

「这样就行了?」

「是呀。对了,这怀表只可以对同一人使用一次,再用就没有效的了,如果
你想以后随时享用你的情人的话,记得带齐拍摄的工具,拍下羞耻的证据来要胁
她,知道吗?还有,如果想对情人下什么命令的话,记得想清楚,因为机会只有
一次,下了命令就没办法更改了。」说完之后,黑衣人转走就走。

「喂……咒文是什么?我怎么再联络你啊?」

黑衣人头也不回,反手弹了一将名片给我。

名片像是有无形的手拿着一般,在空中缓慢但稳定地朝着我飘近。

上面只有名字和电话号码。

「咒文是「南非食蚁兽」,有缘再会啦,少年……」黑衣人的说话声,慢慢
远去。

「催、催眠魔导师?」

「不要像以前的怀表持有者那样,犯下无法弥补的过错啊!少年啊,自己选
择自己的未来吧……」

远远传来黑衣人迷人的磁性声调。

*******  *******  *******  *******

看着卡片上的名字,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回教堂。

我心里一片混乱。

这个黑衣人的说话……可信吗?

如果对梨香使用这怀表……真的有效吗?

我、我应该怎么办呢?

怀着紊乱的心情,我慢慢走回教堂。

远远的,已经可以看到梨香的身影。

笑靥如花,身段更是婀娜多姿。

这样的女子,却被臭老爸抢去了……

这样的事,我可以忍受吗?

不!不行!

如果要我看着梨香嫁给老爸,倒不如就试一试这怀表有没有用吧!

黑漆漆的妒忌之火,在我心中猛烈的燃烧。

被黑炎般的妒嫉蒙蔽了理性,我打算听信一个陌生人的说话,对梦中情人出
手。

主意既定,我就开始计划一切。

虽说是计划,但我也没细想太多,只是希望在行礼前将梨香骗到没人的地方,
好歹先试一试那怀表有没有效。

如果没有效的话,那就一切休矣。

「桶、桶口老师,你可以来一下吗?好像有电话找你,在电话间一号线。」

我趁着一个空档,对落单了的梨香说道。或许是紧张的关系,声音有点干涩。

希望能成功将她引到无人的电话间吧!我在心中向恶魔默祷着。

「嗯,是石冈君吗?……对了,是谁打来的?」听到我的说话,对我嫣然一
笑,略带困惑的梨香问道。

她想不到是谁在这种时候打来找她吧?她当然猜不到,因为根本就是我胡诌
的啊。

「不清楚啊,是教堂方面的工作人员对我说的,不是我听电话,所以我也不
知道呀。」我有点不敢正视她的双眼,不自然的说道。

这时的我,不论表情还是语气,都生硬无比,如果老师有丁点警戒心的话,
一定可以发现我的异常。

可惜,今天是她的大喜日子,心情亢奋之下,对我的古怪神情视而不见。

而且……她很相信我,对我完全没有任何防范……

「啊……是这样吗?那我先去听听吧。」温柔的老师,丝毫没有怀疑这个将
会成为自己的继子,平日听话乖巧的好学生的说话,站起身来,准备去接电话。

「嗯……不会是老师的旧情人打来的吧?」我觉得自己手心的冷汗多得要滴
出来了,勉强开了一个不好笑的玩笑。

梨香用手轻轻敲了我的头一下。

「小鬼,不要胡说八道啊。我哪来的旧情人?别没大没小的,还有啊,以后
你不用叫我桶口老师了,叫我梨香吧。」

看着梨香的笑脸,我的心,一直往下沉。

如果可以的话,我是多么想将你搂在怀中,叫你「我的梨香」啊!

「对了,秀明同学,电话间在哪里?」

「很难说清楚的啊,我带你去吧。」

「也好。」

跟着我走的梨香,完全没有机心的随着我走到教堂边那荒僻的电话间。

大概她怎么也料想不到,她的学生、未来的义子会对她意图不轨吧?

「一号线吗?嗯……」

拿起电话,按着一号线的按钮,梨香一脸困惑。

「怎么没人的……难道等不及,所以挂了线吗?」

「咦?老师,你看这是什么?」

「哦?」

我感到自己的心跳声响得连老师也会听到了,是否成功,就看这时了。

「老师,你看这怀表?很奇怪喔…你看看那些花纹…好像会发光似的一闪一
闪……你看清楚……老师……」

梨香一转头,看到我手上摇晃着的怀表,听到我的说话,她的注意力不禁的
集中到怀表上那些古拙的镂刻中。

趁着梨香的注意力集中到怀表上的一刹那,我轻轻的念出咒文:

「南非食蚁兽。」

怀表上镶嵌的红宝石,发出妖异的光芒,闪了一闪,瞬即不见。

梨香陡地一怔,眼光忽然显得呆滞起来。

「老师,你看着我的眼睛……」

茫然的眼神,梨香慢慢的抬头看着我。

「秀明……你……」

「不要说话……看着我的眼睛,什么也不要想……现在你已经不能动了,慢
慢的,你的脑袋会一片空白,什么也不要想……你会觉得很舒服,什么也不用想,
你会很安心……只要在我身边,你什么也不用担心……」

我按照黑衣男子的指示,集中所有精神、意志,利用怀表的帮助,将梨香迷
惑,令她陷入催眠状态。

原本没有学过催眠术的我,要催眠别人是很难的,可是藉着怀表之助,加上
梨香结婚在即,心情难免患得患失,才可以一举被我趁机得手,成功将她催眠。

但那魔导师也说过,因为我是借助怀表的魔力,所以催眠只能成功一次,下
次再用怀表对付同一女人是不成的了。

不过,嘿嘿……一次也够了,只要在梨香心中烙下指令,以后我再念出咒文,
她就会陷入催眠状态,任我鱼肉。

唯一的不便,就是我不能再更改第一次催眠所下的指令吧?

「梨香,你要服从我……你的气力慢慢消失,一点、一滴,慢慢消失……

你眼中只有我,耳中只听得见我的声音,你在我身边就会安心……听着,只
要我拍打你的胸脯一下,你的记忆就会回溯一年,知道吗?」

「我……知道了……」

我伸手,慢慢的,向梨香高耸的胸脯进发。

轻轻地,在女性娇嫩的部位,拍打下去。

按在婚纱上的感觉,非常轻柔,触感好像棉花,内里是软软的、充满弹性的
乳房,那温暖的手感,令我差点就喷出鼻血。

(这就是……摸梨香乳房的感觉……)

梨香今年二十八岁,那么,要令她倒退回五岁时的心智,就要拍她的胸脯二
十三次……

我必须竭力维持我的理智,才能完成这个艰钜的任务,要在梦中情人的乳房
上轻拍二十三次,对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少年来说,绝非易事,中途几次差点就按
捺不住,想将老师推倒,就地正法,幸好最终还是忍住了,但几乎忘了自己拍了
多少次。

看着梨香在我的拍打下,眼神逐渐转变,神情虽仍保持呆滞,但脸上的表情
却愈来愈天真纯朴,明明是大人的脸孔,流露出来的却是小孩子的气质,我知道,
老师的记忆已经倒流回她五岁的时候了。

「小梨香……在我身边你会充满安全感……你永远不能反抗我,反抗我会令
你不安,顺从我的命令,令你有无上的喜悦……知道吗?说吧……跟我说吧……

说:「我,梨香,永远服从你,秀明。」只要说了,你就会安心、你就会喜
悦…

…说吧……」

小孩子的心智,更容易完全向别人敞开,先利用催眠将老师的记忆回溯至童
年,再利用孩童稚拙的心智不懂得架设心防的特点,进行调教,印下心灵的烙印,
那是自称为催眠魔导师的神秘黑衣人教我的窍门,我初次使用就用在梦中情人身
上,难免患得患失,但看到梨香的表情,我知道,我成功了。

我用呢喃般的声调,令梨香渐渐的进入深层的催眠状态,慢慢成为我心灵的
俘虏,眼神变得呆板,目光缺乏焦点,定睛凝视着前方,像是看透我的眼睛,穿
过我的头颅,望向我身后无尽的虚空一般。

「我、梨香……永、永远……服从秀明……」梨香一脸呆滞,不带一丝表情,
慢慢的,跟随我的指示,服从我下达的指令。

「很好。现在,你很安心,慢慢的睡吧……有我在身边,你可以放心的睡觉,
像是泡在温泉中一样……温暖、安静,充满安全感。眼皮变重了……慢慢的、闭
上眼睛。闭上眼睛……睡吧……睡吧……」

像是打瞌睡似的,梨香缓慢地闭上眼睛。

我手中捏一把冷汗,成功了!那黑衣人说得没错!现在,只要我将梨香带入
更深层的意识中,在更深层的催眠状态下说出命令,下达指令,梨香就会成为我
的人形玩偶,任凭我的摆佈。

可是在电话间……这地点实在不够隐密,看来先转移地点比较好。

我想了一想,对梨香说道:「慢慢睁开眼睛,你要完全的相信我。现在,先
跟着我来吧。」

梨香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眼神呆滞,缓缓的跟随在我身后。

幸好大部份人都集中在教堂中,电话间附近可说是鬼影儿也没有一个,要找
个无人的房间不难。

我手心不住的冒冷汗,将梨香带到一个看来是弃置不用的房间后,我才定下
心来。如果刚才有人发现我和梨香的话,我就死定了。梨香呆滞的样子,任何人
也会觉得不妥吧?如果真的碰上熟人的话,那……

我抹了抹头上的冷汗,不敢再想下去。

或许我真是太鲁莽了。

幸好,沿途没有碰上什么人,我忐忑不安的带着梨香,内心非常紧张,如果
刚才遇到别人,搞不好我会吓得昏过去的。

梨香还是呆着一张脸,眼神散涣的看着我,等待下一步的指令。

完全陷入被我催眠的状态中,失去思考能力,像个洋娃娃般任我摆佈。不过,
这是世上最美的洋娃娃……

「梨香,你听到我的说话吗?」我试探着的问道。

「听到。」刻板而没有语气的声调,现在的梨香,只是我的人形玩偶,缺乏
生气。

嗯……我该下什么指令呢?

机会只有一次,只要下了指令,她清醒过来之后,指令就被限制了,再也不
能更改。

虽然听说别的催眠术没有这种限制,可是我只是外行人,借助手中那奇异的
怀表才可以成功催眠别人,所以才没有普通催眠术的自由度吧?

所以,现在下的指令就非常重要了。

我想了想,慢慢的,说道:「好。你听着,你是我的奴隶,你永远不能违抗
我的命令,只要是我,石冈秀明的命令,不管是什么羞耻难堪或违反你意愿的事,
你都会去做。知道吗?」

「是……我知道了。」像是过了一生一世似的时间,终於,梨香呆呆的点了
点头。

好!就是这样了!

既然现在我想不到下什么指令,而心灵烙印的机会又只得一次,乾脆下一个
自由度比较大的指令,就是要梨香以后听我任何命令,那以后我想如何调教她,
还不是我说了算?

只是,我料不到的是,因为这个含糊的命令,日后令我吃尽苦头……

克制着心中的兴奋,我再说道:

「只要以后石冈秀明一说「南非食蚁兽」,你就会陷入被深层催眠的状态,
完全听从我的命令,不能有半点反抗,你明白吗?」

看到她点头,樱唇吐出「我明白」三个字之后,我又接着说:

「当我将「南非食蚁兽」倒转说,你就会从深层催眠状态中醒来,而且不会
记得在催眠状态中发生的任何事,在清醒状态中,你只会对我,石冈秀明怀有极
大的好感,你不能讨厌我,即使我干了什么,你也会喜欢我、原谅我,而且,只
要你和别的男人发生性行为,你那一晚睡觉时就会对我有性幻想,会梦见和我性
交。你瞭解吗?」

「是,我瞭解了。」

「除了在催眠状态中完全不能违背我的要求之外,在清醒状态中,你也会尽
量在可能范围以内满足我任何的要求,你知道了吗?」

「是……我知道了。」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你绝对不能记起你在催眠状态中干了什么事,你一旦
意图记起催眠中的事,就会有深深的不安感,只有不再想下去,才可以消除这种
不安,明白了吧?」

「……是,明白了。」

我实在不大懂得如何下达指令,毕竟我不是催眠术的专家。不过,现在这样
应该也够了吧?虽然不可以再改变任何指令,但凭着以上的命令,梨香应该会任
我摆弄,不会出什么乱子了吧?

「那么,现在我每吻你一次,你的记忆就增加一年,一直到现在为止,知道
吗?」

「知道。」

我压住内心的激动,轻轻的吻向梨香的红唇。

那种滋味,笔墨难以形容。

我只觉得自己如身处天堂,梦中情人的香唇任我予取予求,每吻一次,梨香
的精神状态就成熟一分,在我努力的吻二十多次之后(因为实在太高兴了,我根
本忘了数多少次……),老师的记忆,就回到当下这一刻。

我看着眼前的美女,口中骨碌一声吞了口唾液,朝思暮想的梨香老师,就站
在自己面前,听从自己任何的命令,绝对不会反对自己。

「很好。现在你将裙子拉起来,让我看看你穿的内裤。」

我竭力的令自己的声音不颤抖。

「是的。」陷入催眠中的梨香,顺从地用双手撩起自己的婚纱裙。

啊……梦想中的秘景。终於可以看到了。

在心中感歎着,看到梨香白晢的大腿,穿上纯白缕空蕾丝吊带袜,修长的美
腿,就在我眼前一点一点的显现。梨香双眼失去了往日的灵动和光彩,完全不似
平日上课时的美目流盼,只是呆呆的凝视前方。被控制住意识的她,将自己隐密
的私处,慢慢的曝露在她的学生、她的继子——我,石冈秀明面前。

我呼吸变得急速,蹲下身来,正面看着梨香的裙内春光。白色的蕾丝内裤,
就在我眼前,我呼出的热气,甚至喷到梨香的秘处。

「张开大腿。」

「是。」

梨香就像是听话的机械人,将修长的双腿张开。

「现在,脱下婚纱。」

梨香没有迟疑,缓缓的伸手到后方,将婚纱的拉链拉下。

为免弄髒婚纱,我将脱下的婚纱挂在门后的扣子上。

只穿着内衣的梨香老师,完全显露了她那曼妙之极的身段。

应大则大、应小则小。胸脯高高耸起,在和内裤同色的蕾丝胸罩衬托之下,
显得饱满浑圆,像是棉花糖似的柔软细腻。

「梨香,坐到桌子去,然后在我面前左右张开双腿。」

听话的人形玩偶,默默无言的遵从我的命令行事。穿着吊带袜的她,在我眼
前摆出淫荡的姿势,大大张开的双腿,让我可以清楚看见大腿根部的地方,那被
内裤包裹住的中心点。

我走上前去,将前置式的胸罩,那胸前双峰间的扣子除掉。「的嗒」一声,
诱人的乳峰蹦跳出来,摆脱胸罩的束缚,在我眼前轻轻晃动。我伸出双手,感受
那坚挺的乳房,被我不住捏弄的触感,温暖柔软,乳尖是浅浅的桃红色,散发出
女性的芳香。

我将手指轻按上峰顶的蓓蕾,转动我的手指。同时,我将嘴唇凑上梨香的樱
桃小嘴,吻下去。感受梨香唾液的香味,丁香小舌的感觉,我将自己的舌头伸进
去,灵活的触动老师口腔内的每一处,双手不停的刺激梨香的双峰,充分的、佔
有我的梨香。

虽然被我催眠,丧失了自己的意识,但是身体内潜伏的本能却没有消失,身
体的欲望被我生涩而不成熟的调情手法挑动起来,梨香的呼吸渐渐变得急促。我
将一只手转而伸向梨香的下身,她的内裤,慢慢变湿了。

我将她的双脚平伸向前拉直,把她的内裤脱下来,视线集中在梨香的私处,
那个我朝思暮想的圣地,那个我渴望进入的圣域。梨香任凭我处置,没有一丝表
情,即使将乳房和蜜穴展现在我的面前,她也不知道。只是宁静的听从我的吩咐。

「好可爱……」我低声感歎,手掌不住的在梨香小腹上游移,在小穴上的毛
发并不浓密,只是均匀的分佈成一个倒三角形,黑色的阴毛富有光泽,打理得极
是整洁,可以看出梨香平日对仪容的整理是如何地一丝不苟。

我用手指轻扣入梨香的蜜穴中,发觉她在我的挑逗刺激之下,下身已经湿濡
一片,既然已经准备好一切,我自然不会浪费时间。我脱掉衣物,立即提枪上马,
双手按着梨香的膝盖,将她的双腿拉开成 M字型的坐在桌子上,分身对准了梨香
的私处,向前慢慢推进。

湿润的感触,渐渐包围住我的分身。紧密的肉壁,将我的阳具紧紧夹住,一
路往前深进,蓦地,感到前方有一个障碍物。

「咦?」

我疑惑的看着梨香,梨香蹙眉不语,在失去意识的情况下,她似乎仍能感到
下身被异物贯穿的痛楚。

「梨香,你还是……处女吗?」

我难以置信的轻声问道。

「是的。」

樱唇微张,说出令我惊讶的事实。

想不到,梨香已经二十八岁了,居然还是处女?这年代,还会有二十八岁的
处女吗?不愧是教师这种圣职者,居然能够保存处子之身直到结婚……可是,却
在婚前被学生和继子的我夺去了神圣的第一次了。

能够享用梦中情人的第一次,令我几乎要狂笑出来。

终於得到了梦中情人的处女!男人梦寐以求的事,我终於做到了!

想到这里,我再也压抑不了冲动,下身猛然发力,阳具向前直捅,冲破了那
层障碍。

血,一点一滴的淌下,沾染我的分身。那是梨香的处子落红。

继母的处女血。

得知梨香是处女之后,我兴奋之极的揉弄她的乳房,像搓揉麵粉团似的不停
玩弄老师的一双美乳,峰顶的蓓蕾被我吸吮得通红。神智不清的梨香,在我的攻
势下轻声歎息。

「啊……」

在我疯狂的抽送下,虽然梨香身处催眠状态,但女性的原始本能仍在,嘴唇
间轻轻吐出气息,一声声曼妙的娇喘从她性感之极的樱唇中流泄出来。

平日在学校端庄地上课的梨香,被她的学生奸淫,嘴里还发出舒服的歎息声。

一想到这里,我的分身就好像胀得更大了。

我卖力的摆动腰部,双眼欣赏着老师在我身下婉转承欢的媚态,有时又低头
看着自己的分身在梨香的肉洞中进进出出,混和了处女血的爱液,像是粉红色的
泡沫一般,在我的活塞运动下四散飞溅,梨香老师的臀部一晃一晃的,承受了我
的腰部的撞击,丰满的臀肉散发出淫靡的气息。

除了双眼和腰部忙着之外,我的一双手也不断的玩弄梨香的椒乳,那尖挺饱
满的胸脯,被我揉搓得不住的变形,雪白柔软的美乳就像是新鲜的麵粉团一般,
被我握在掌中,那两颗樱桃色的突起,渐渐变得坚硬,梨香在我的攻势下,慢慢
的也动情了。

虽然我还想继续疯狂的奸淫继母,可是佔有梨香的感觉实在太美妙了,加上
老师性感的肉体在我眼前发情,我很快就忍耐不了,在闷哼声中,将所有的子孙
送进梨香体内。

「啊……梨香老师的肉洞真是名器啊。夹得好紧,又湿又热,太舒服了…

…真是忍不住哟。」

我低声感歎着,将已经发射了的肉棒褪出老师的蜜穴,精液、爱液和处女血
的混合物随着我的动作而缓缓的流出来,配上梨香呆滞的脸孔,看上去淫秽之极。

想起那神秘人的说话,我趁机拿起带在身上的摄影机,要梨香摆出种种淫贱
下流的姿势,飞快的将这裸露的女神那淫秽的模样拍下来。

张开双腿用双手分开密穴、狗趴的姿态下露出屁眼……各式各样下贱到连妓
女也作不出的动作,梨香在我的命令下,顺从地摆出来。

不断闪烁的闪光灯,将这些东西点滴不漏的收进底片里。

很快,我就将一整卷底片用光了。

「嗯……快点收拾好,不然就会有人来找新娘的了。」

我惊觉到时间已经不早,立即穿上衣服,用纸巾清理好梨香的下身,要她自
己穿好衣服,确定了一切回复正常之后,我慢慢的对梨香说道:

「梨香,现在我弹一次手指,你就会醒来。你不会记得在催眠中发生了什么
事,你只会觉得很舒畅、很轻松,你也不会怀疑为什么下身有点痛,你只会以为
是因为紧张而月事失调,你不会觉得下身的分泌物有何问题,记得吗?」

「……是,我记得了。」

梨香用茫然的眼神直视着我,极之听话的说道。

「很好,现在……一……二……三……「的」!」

轻轻的弹指,梨香身体一震,眼神立时变得清晰。

「嗯,秀明,你刚才叫我看什么?」

「没什么。对了,老师,时候不早了,既然电话那边没人的话,我们还是快
点回去教堂吧。爸爸可能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呢!你是新娘子,可不能迟到呀!要
爸爸等的话,这样的新娘也太差劲了。」我微笑的说道。

「小鬼,不准你多嘴笑话我。啊……我真的要快点回去了。」

听了我的说话,梨香的脸红了一红。她看了看手錶,急忙的朝教堂走去。

因为刚刚失去处女的关系,梨香的下体应该会有点刺痛,但在怀表的魔力之
下,她的大脑却忽视神经传来的讯号,梨香甚至不会发觉下身濡湿了一片。

只要她的脑袋被催眠术所迷惑,老师就不会发现下身有什么异样。

一想到她在教堂上宣誓,和我父亲结为夫妻的时候,阴道内却残留着她的继
子的精液,我就忍不住笑了出来。

我跟在梨香身后,匆匆的回到教堂中去。

第一部「完」